top of page

Ateez时间线:Updated April 2023

Fever系列,Treasure系列,The World Ep.1: Movement, 日专和日版mv,以及Spin Off:From the Witness


(来自翻译的话:我的电脑输入法实在打不出日字旁的 日文(min) ,就没这个字!所以接下来都将用“玟琦”代替...抱歉)

(常用英文词汇:Cromer - ateez用到的那个沙漏神器,Android - 追杀ateez的AI机器人,Strictland-“严禁地带” 一个地名,Left Eye-一个人名)


欢迎来到我脑海中的疯狂。无论你是已经看过我的故事线理论然然后是来看日专和Spin Off更新的,还是完全的新人并需要读全部的。对于那些回来看更新的朋友,我为了你们的方便所以一切新内容将会用蓝色字体。这样你就可以快速阅读来看我在哪里添加了新东西。对于新朋友,我需要提前抱歉因为我有些唠叨所以要读的东西还蛮多的。Ateez的故事线有太多的细节了,我并不想漏掉任何东西。无论如何,我都很感谢你在这里,并且希望这能帮助你理解Ateez的故事线。


莫比乌斯环

在认真讨论故事线之前,我们需要先讨论一下Ateez用的时间线类型。很多故事用的是一条直的时间线,或者是按照顺序讲述的,然而Ateez的时间线并不是直线。Tiny Bug InkAteez Time & World Mechanics Explained: Up is Down 中提到Ateez的时间线其实是一个莫比乌斯环。我没有 Tiny Bug Ink 那么聪明所以我不在这里解释了,但这里是一个链接你们可以去看看她的解释。


最大的假设就是Ateez没有穿越完全无关联的平行时空(宇宙A和Z)然后Halateez也不是Ateez在反乌托邦宇宙的市民二重身。宇宙A和Z是同一个宇宙的旧世界和新世界

在这个假设中,Ateez和Halateez是在不同时间的同一群人,而不是二重身。Ateez活在旧世界/A宇宙,Halateez活在新世界/Z宇宙。她说,“看起来有两个Ateez的原因是因为当他们穿越时间时他们在地平线看到了自己,但那只是他们过去或未来的自己。”

好好睡一觉后,我认为Tiny Bug Ink的假设是目前最有道理的,可以解释Ateez的故事。因此,我会把我的故事线基于莫比乌斯环之上。我会尽我所能去解释,但是因为这不是直线的所以如果有看不懂我在说什么的地方请随时联系我。


在12月和4月更新之间,Tiny Bug Ink又发布了一个关于为什么Ateez故事线如此难以理解的视频。她认为Ateez在日记目录中是带有偏见的旁白,这有道理,毕竟三个人可以观看同样的一件事但因为每个人的视角,他们看到的东西又不太一样;无论是他们看事情的方向所导致的,他们的背景所导致的,或者他们的大脑决定优先考虑长期记忆所导致的认知偏差。她还提出A宇宙和Z宇宙相交时,也Ateez和Halateez在同一时间的错误宇宙的时候,导致Halateez和Ateez都感到迷惑,不仅如此阅读故事的人也感到了迷惑。我不认为这些理论会特别改变我的想法,但这确实让我对自己的困惑感觉好多了,所以我觉得想和你们分享一下。




宇宙,Cromer, 和 棱镜/二向色方块

因为这并不是一条直的叙述,你需要先了解宇宙A和Z以及那个让Ateez在其中穿梭的工具:Cromer。宇宙A是故事线中的旧世界,类似于我们现在所认知的世界。宇宙Z是新世界,如今被称之为Strictland,在这里人们的情感被中央政府通过高科技和封禁艺术所压制。中央政府还利用了能让人产生幻觉的黄色烟雾来窃取人们的记忆并且燃烧这些记忆以获取能量。通过这些行为,中央政府达到了极速的发展,人们享受了物质上的满足。

一个自称黑海到的反政府组织设立了一个目标:刺激人们的心灵和思想,让人们摆脱中央政府的控制。中央政府想要阻止一直与他们作对的黑海盗,但是黑海盗可以通过一个让他们穿越时空的沙漏形状的仪器,Cromer,来逃脱追捕。为了能抵抗Cromer的力量,中央政府创造了一个新的巨型人工智能,Android守卫,他们可以抓住黑海盗并且将他们囚禁。

Tiny Bug Inkk的假设中,Cromer就像是莫比乌斯环!它拥有莫比乌斯环的形状而且让使用者在时间中来回穿梭。Cromer通过月相来工作。满月的时候,使用者可以通过Cromer穿越。新月的时候,使用者可以通过Cromer在梦中沟通。


我们还需要讨论棱镜/二向色方块。Ateez并未告诉我们这两个物品的信息,所以我们无法百分百确定它的用途,但是,弘中在弘中教授的Ateez故事线特别讲座中提过过Cromer并不是唯一的古老仪器。我们知道Cromer和梦境有很大的联系,所以棱镜/二向色方块在一首关于幻象的歌中出现在Cromer旁边,并且在Dreamers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我们可以推断它和梦境也有很大的联系。我认为方块在告诉我们如何将日专排放到韩专时间线中,并且日专是Ateez在那些时间里的内心独白。


Fever 系列

故事的开始在过去(A宇宙)(见 Diary Film),,Ateez在高中时互相结为好友。他们的小基地是一个废弃的仓库,可以在那里玩耍,唱歌,跳舞,等等。友荣是第一个发现这个仓库的,并且展示给了他在看街舞时认识的朋友们(弘中,星化,和润浩)。弘中梦想成名后可以让家人重聚,星化被规矩和任务所控制束缚(请记住这点,到后面会很重要),润浩把音乐/跳舞当作怀念他刚刚去世的哥哥的方法。他们都在仓库里跳过舞,并且帮助友荣克服他的舞台恐惧。伞,一个四处搬家的孤独男孩,与他们结为好友并加入了这个仓库。钟浩,在一次篮球事故后,通过这群人发现了他对音乐的热爱。友荣也是把玟琦拉入小组的人,在这些年来他与玟琦建立了友谊,尽管玟琦因为自己贫穷被欺负所以经常带着耳机与世隔绝。吕尚是最后一个加入的,他去了一个不同的学校并且被父亲高度控制,但他也在这个小圈子里找到了快乐和自由。

但是,这群朋友并没有长久快乐的在一起。伞需要再次搬家。玟琦因为担心奶奶的健康,开始和朋友拉开距离并且说他们在一起是无意义的。这足以让钟浩生气到去打玟琦,因为这群朋友给了他新的生命,他不理解玟琦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吕尚的父亲发现了这个仓库,因为他拥有这个仓库,所以他将仓库关闭并且禁止吕尚和这群人交往。弘中偷偷溜进仓库一个人坐着,忽然他被过去的自己(我将称之为Hala中)在梦中联系了。

在未来(Z宇宙)被囚禁的Hala中,黑海盗(我将称之为Halateez)的领袖,成功保住了Cromer并且用它穿越到弘中所在的仓库。他将Cromer交给弘中并且告诉他,“跟随你的心,那是地图的所在之处。“弘中转动了Cromer,随后沙子开始往上倒流。发生的那一刻,所有的成员面带疑惑回到了仓库。

我们通过 Ateez Fever Road 中得知每个成员是如何回到仓库的。吕尚决定反抗他的父亲,摔碎了他的小提琴,并且回去了。润浩决定面对自己丧失哥哥的悲伤继续追随自己的梦想,随后他救下了要自杀的钟浩。在失去篮球和朋友后,钟浩认为没有什么活下去的理由了。星化决定不让那些规则和任务再次控制自己(我猜他离开后恢复了他过去的生活方式)。钟浩,现在有了新的牵挂,救下了被人追赶的玟琦并且二人和解了。男孩们又找到了友荣并且带他回去,伞最终决定不和家人一起搬家并回到了朋友身边。我认为弘中转动Cromer的时候“通过梦境给成员传递了信息”,传递了他渴望朋友们回来团聚的信息。(见 Inception)

这让他们摆脱成年人对他们生活的控制并且重获自由(见 Thanxx)

并且如上所说的,让他们回到了仓库。


我们可以将玟琦的戒指视而棱镜/二向色方块,这表明了与日专的联系,这让我认为Dreamers可能代表了他在inception时收到的特定信息。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们可以让所有梦想成真”

玟琦需要听到这条消息,他需要与Ateez团聚因为只要他们在一起就能共度难关。他可能比别人更需要听到,毕竟他是那个一开始把团体推开导致最终解散的那个人。


重聚之后,Cromer将他们传送到了Strictland,在那里他们被要抢走Cromer的Android守卫攻击。弘中分散了Android守卫的注意力并且带着朋友们成功逃脱。Android守卫紧追着他们并且抓住了友荣的脚踝。友荣侥幸逃脱但是他们在过程中丢掉了Cromer。成员们被一个小女孩所救,小女孩把他们带回自己山洞的家中并为友荣疗伤。小女孩的哥哥为成员们解释Strictland和黑海盗是什么。格林兄妹是黑海盗的成员,而妹妹则被Android守卫抢走了声音。他们请求Ateez帮他们找回妹妹的声音,于是团队兵分两路,一边找回格林妹妹的声音,另一边去找Left Eye。他是唯一一个知道Android守卫地堡位置的人,那也是Halateez被囚禁的地方(见Fireworks)。

第一组去寻找格林妹妹的声音,一个在浓浓黄烟中的闪耀蓝珠子。他们派钟浩进入浓烟中去取回珠子,但吸入的气体却让他产生了幻觉(见 Eternal Sunshine).

他朝悬崖走去,认为自己在打篮球并且有一种déjà vu的感觉,在即将跌落悬崖的那一刻他被吕尚拉住,并给了他一个防毒面具。吕尚告诉钟浩格林妹妹得到自己的声音了,二人离开浓雾与他人会和。

[我其实觉得结尾这一幕友荣和伞可能是在代表在黄色浓烟中被拯救但我并不是100%确定]


第二组去废墟找Left Eye以询问Android守卫地堡的位置(见Déjà Vu)。

他告诉成员那是一个在岛屿上的老博物馆,所以他们需要闯入博物馆才能救出Halateez并且夺回Cromer。


虽然在Deja Vu中我们没有直观地看到棱镜/二向色方块,但我们能看到一些对方快的小提及。这些提及可能在提示日专的联系,并将我们带到了Rocky


他们在前往Android守卫的地堡前需要给自己加油,毕竟那是个很可怕的地方。他们也在一个仓库里,这是他们在A宇宙和B宇宙共同的庇护所。


弘中第一次在现实里与Hala中见面,Hala中告诉弘中他把弘中召唤来是为了能延续他们的工作并且改变这个世界。Hala中让弘中把手放到玻璃上,并把自己的服装传给了弘中和Ateez的其他人。他们现在看起来就像Halateez。

他们被告知要在迷雾散去Android守卫能再看到他们之前离开。在逃跑的途中,伞看到了Android守卫醉死在记忆燃烧所产生的浓雾中。他们还注意到吕尚脱队了。当他们来到大厅时,吕尚带着Cromer追上了他们。在Android守卫抓住吕尚的那一刻他把Cromer扔给了星化,Android守卫用吕尚威胁他人交出Cromer。弘中将Cromer扔给了Android,但吕尚抢先拿到并转动Cromer将Ateez传送回过去/A宇宙,随后摔碎Cromer。

Ateez意识到他们回到了A宇宙,但吕尚没有一起回来,他被Androud守卫抓走了。成员们都很悲伤因为他们认为吕尚死了,但这时吕尚的无人机出现了,告诉成员们吕尚还活着并且能用某种方式和他们联系。(见Turbulence).

这给予了他们继续战斗以及拯救吕尚的希望

有趣的是,男孩们其实穿越回了更久远的过去,润浩哥哥车祸之前的时间。回到A宇宙的一个星期后,星化在报道上看到了有一群人偷走了一件看起来像Cromer的玛雅文物。Ateez认为回到Z宇宙/Strickland拯救吕尚的唯一方式就是夺走那件文物,但润浩决定留下来和自己的哥哥在一起。当他们试图抢走文物时,友荣被Scienslaver的首领,原先计划抢走Cromer的组织,抓住当人质(梅开二度)。润浩和他的朋友及时赶到吸引了Scienslaver的注意力,友荣趁机夺走文物并且逃走。在这此事件中,润浩的哥哥又一次被车撞,驾驶员是Scienslaver的一员:Henry Jo,在他曾经被撞的同一时间点,5:07。他告诉润浩两次被撞都不是润浩的错,并且让他继续好好生活不要对过去后悔。

这里我们又变得有点莫比乌斯环式,Ateez在A宇宙从Henry Jo那里偷走的文物就是Halateez在Z宇宙用的Cromer!未来的Hala中在Dairy Film的时候将Ateez在A宇宙偷走的Cromer交还给了过去的自己。但在故事线的这部分,Ateez使用了Cromer,严格来讲第一次使用,回到Strictland去拯救吕尚(见The Real).


与此同时,在Z宇宙/Strictland那一边,吕尚和其他俘虏被关押在Android守卫的地堡中,反抗战士和重获感情的居民们被政府视为是败品。吕尚被困在一个没有光的玻璃监狱中,眼睁睁看着面前一排排的反抗战士,包括格林兄妹,的生物能量被吸走并用黑布盖住。(见 Halazia

吕尚正处于极大的痛苦之中,,以至于他希望自己的感情能被夺走,或者Android守卫能直接杀了他。


“拜托让我真正的呼吸吧。让我跳一次真实的舞吧。让我梦一场真实的梦,再让我体验一切感受。在这里波涛汹涌时,连爱情都会被吞噬。这场会永垂千史的运动。”

因为Halateez在Ateez来到Strictland时已经被Android守卫捕获了,他们肯定被杀掉了或者生物能量夺走了,因为我们知道认为在等着“他们”的归来,尽管知道“他们”有去无回。从本质上来讲,居民们是在哀悼Halateez,因为他们认为Halateez会是他们的救星。

但这群人很坚强。他们是反抗战士或者重获感情的居民们。尽管他们失去了将他们拉向地面的生物能量。

他们一直在试图维持希望。维持控制。

“停下,维持控制。停下,维持灵魂。停下,维持控制。清扫黑暗,哦,Halazia。”

而这时,吕尚听到了小号的声音。


在他凄凉的希望中,巨大的钟声在空中回荡,新的八人出现了。”

他看到Android守卫奔向声音的源头并与一群戴着黑色软呢帽的男子战斗。(见 Say My Name)。

[或许这些黑袍人是被人偷走了能量的反抗者们?] 反正,在Android守卫离开时,其中一个男人前来拯救了吕尚。

他摘掉了自己的面具,面具之下是星化。他随后帮助吕尚逃脱玻璃监狱。

伞执行了某种献祭并将球体拉回地面,以便让他吸收被困在里面的生物能量并重新建立引力。

在一切结束后,星化发现了一位神秘的白衣人,神秘人引领他来到另外三个神秘人面前。随后神秘人们小时候,只留下一件在A宇宙中将星化从繁忙任务中解放出来的物品:街头跳舞的女孩留下来的刻着“Be Free (要自由)”的手环(这也是他准备在B宇宙做的事情,在街上跳舞并且将居民们从控制链中解救出来)。

同时,在黑海盗的地下避难所,人们收到了一条莫斯代码的信息。Left Eye翻译了代码,“SAY MY NAME, ATEEZ” 通知黑海盗Ateez回来了。[这便是Fever 系列的结尾,并且解释了Treasure通过Say My Name的建立了联系。]


Treasure 系列

Treasure系列会更难分析因为没有日记来辅助我们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弘中有确认Fever 系列是Treasure系列的前传而且World系列是Treasure系列的后传所以至少我们知道时间线上它的位置。所以如果我们大概知道World 系列的故事,我们可以试着通过Treasure系列填上Fever系列和World系列之间的坑。当我原先写故事线的理论的时候,我说过我会做很多猜测。我在这个新的假设中又进行了很多的猜测,我是采用了Tiny Bug Ink


我们会从Say My Name的结尾开始。

我们知道Say My Name是关于把吕尚从Android守卫的地堡中救出来这件事,但另一个很重要的情节是看到Ateez转变为Halateez的过程。原先我以为这代表着他们是同一个人的两面,像杰克和海德(翻译注释:一个关于主角有双重人格的音乐剧)或者他们是二重身,但我们现在知道两个设想都是错误的(至少,这是我们认为我们知道的)。Halateez把衣服交给Ateez后,日记便没有再提起他们了。Halateez发生了什么?我绞尽脑汁但还是想不出来。我觉得他们或许依然被困住,或者,现在Ateez来到了Strictland,时间线有所改变所以他们消失了?我不知道。我脑袋痛!或许Ateez拿走衣服那一刻他们也继承了Halateez的责任并继续他们拯救Strictland的使命。


我想到的另外一点是男孩们自己的视角。如果我是一个高中男生然后忽然被推到一个未来反乌托邦世界并且需要把人们从大脑控制中解放出来,我或许不会立即抗拒。我可能需要一点时间去好好考虑这个挑战。或许一开始我会觉得很酷,但是当面对赤裸裸的现实时,我可能会想逃跑。想了想Ateez参考的的书籍,像金银岛和彼得潘,Treasure系列可能,实际上,是一个关于接受Halateez身份的过程。并且,弘中说过Treasure系列发生在A宇宙而不是Z宇宙所以更加确定了这个系列是关于Ateez寻找他们成为Halateez的方式,而不是一瞬间胜任。只是一个想法。


假设我们用Ateez专辑中歌曲的顺序来排列mv(就像 Thanxx/ Inception Eternal Sunshine/ Déjà Vu] 那HALA HALA实际上只是在Say My Name之前。我会在这个假设成立的情况下进行讲解。 HALA HALA 的地点是一个非常像Ateez在Diary Film里用的仓库,而且我们知道他们去Strictland时是在那个仓库里。所以我们假设他们要去Strictland拯救友荣时也回到了那个仓库。弘中的一句歌词是这样的:

"我们的起点还在这里"

如果是这样的,穿上Halateez的服装和戴上面具是他们回到Android 守卫地堡拯救友尚之前的准备。 [也请注意当他们带上面具时他们穿的是常服,但跳舞时时整套的Halateez服装]

这个舞是他们为自己在战斗之前打气的方式。我还注意到一点是吕尚在歌/舞的歌词为:

"让我振作,让我振作,每天再多一点。让我振作,让我振作,朝着远方"

他在求救!!!我们也知道在这首歌里弘中和玟琦用了两种沟通设备。扬声器(未来式的Say My Name喇叭)而且我们知道吕尚在获救时听到了喇叭的声音。以及无线电(在Dairy Entries中用来发送Ateez回归的莫斯代码)

以及玟琦的歌词又有了不同的意义。

我感觉就像那节奏bopping,pop。会改变。就像神。换一种说法。是的改变那价值。神明把我放到这个场景。就像个刺客

或许这就在描述是他们要如何加入改变Strictland的战斗。歌的结尾友荣是唯一一个站着的。 [或许这是呼应他在A宇宙夺回Cromer时扮演的角色?]

所以如果 HALA HALA是他们做准备拯救吕尚,那Say My Name就是他们实际上救吕尚,那或许Pirate King是关于被邀请加入黑海盗并拉其他人入伙。他们的第一反应大概是,“当然!”毕竟谁不想当一个起义者?这里是描述这段的歌词:

拔锚起航,收起阴郁消极的心情。无论哪里,我们都能到达。我们无所不能,只要随我们来就好。高高举起手。你和我,在这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下,向着那灿烂辉煌之处。脚步1,2,3 再来 1,2,3我们走。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而且,快看歌的开头!吕尚被抓住然后挣脱出来的!!惊呆!!各位这可是他们的出道曲!!他们在一开头就为故事线铺好路了!]

Ateez回归到一起开始通过鼓励黑海盗和其他人继续唱歌和跳舞来改变Strictland,他们随后开始寻找他们的"Treasure”,我认为是让其他人欣赏他们的音乐,包括现实中的Ateez组合和Strictland的Ateez。因为真正对音乐的享受源于情绪,这意味着他们可以通过音乐触及人们的心灵从而解开中央政府为他们拴上的铁链。

不要停止,rush。似是要翻转世界。向着那个无人可寻的地方。我的宝藏。现在,就此离开,向着那远方。我们呼唤着的那宝藏。快点离开吧,去寻找。昼夜不停。
向你做手势示意的宝藏。所有人都追随的愉悦。逐渐被蒙蔽双眼,陷入疯狂。

或许这里的歌词是呼应Strictland居民通过牺牲情感获得的巨大物质享受(为了追随愉悦逐渐被蒙蔽双眼)?他们也通过黄色烟雾来制造幻觉以获得愉悦。我不知道,只是个想法。

我觉得现实的打击还是很大的,有两件可能发生了的事。他们要么还在Strictland并且被黄烟雾所打败,使他们陷入幻觉(Illusion)或者他们意识到眼前的苦难是多么艰巨并且幻想再次当一个孩子该多好(在这里他们或许逃回了A宇宙)。反抗政府很酷的但同时也挺艰巨的。

他们要么觉得自己是在寻找宝藏但实际上只是活在幻象中,要么就是他们宁愿活在一个幻象中也不愿面对现实的挑战。

在Illusion中,我们在海盗船的会议桌上看到了棱镜/二向色方块,表明了其与日专的联系。

Utopia是Ateez日日夜夜所寻找的地方;明明在咫尺之间却无法触碰。那是他们的梦想,他们的宝藏,他们会昼夜不分地向哪里前进。

无论如何吕尚是打碎幻象的关键人物。毕竟他在Strictland的时间更长,并且在Android守卫燃烧人记忆的地点旁边,他或许因此得到了某种抗体,因为这里他看起来像是在试着醒过来。也可能是他知道他们被要求做的事情的重要性,因为他经历过,而且他并不想其他人也被Android守卫抓到,所以他是那个会唤醒所有人的角色。你可以看到另外两人都有看船外面的原因,星化和钟浩在看船或天空。吕尚是唯一一个因为好奇所以看向外面的。


Illusion中永远想当小孩,不用承担大人的责任,“派对到天亮”这些想法和彼得潘有联系。这也是我们第一次见到新月出现在mv里,我们知道在新月的时候可以通过Cromer交流。歌的背影乐中可以听到“让我自由”这句话,所以Cromer可能被用来进入幻想并且告诫Ateez现在的风险。

在视频的结尾,Ateez开始跑向Halateez,这让他们“睁开眼睛”。

Wave 的开头我们看到Ateez从梦中醒来,从中推出他们刚从幻象中出来。但是,我感觉他们有点迷茫,因为歌词是:

思绪万千,浮想和,浮想着。我们已经翻越了许多。回忆着,回忆着,回忆着。时间在流逝。

以及

通向大海的旅行。全部彻底抛开吧,开杯畅饮。享受这一瞬间。我知道你懂我。在波涛里畅游着。更加兴奋, click。你已经准备好去探索了吗?那太阳底下的光芒。

到这里,我觉得他们完全恢复了意识/克服了他们面对的恐惧。Hakuna Matata 有了新的意义。他们对未来无所畏惧因为他们会共度难关。

但是,在歌的结尾,这些歌词又出现了:

有你的地方。我也会站在那里。抓住我的手,紧握住我的手吧。只有我么两个便足矣。愈加凶险也无妨。因为我们会在那海浪之上尽情玩耍。我们会前进。此刻这一瞬间,若是属于我们的海浪。不要害怕,竭尽全力面对。因为我们在太阳之下,会比任何人都要炙热。不必担忧。不必担心。越过那边的海浪。

我觉得此此时他们再次恢复了意识并且克服了从黄烟的影响中醒来时的恐惧。Hakuna Matata 有了新的意义。他们对未来无所畏惧因为他们会共度难关。

这带我们来到了Wonderland, 他们的战歌。我认为这代表了他们回去把Halateez从Android守卫地堡中解救出来(如果Halateez没有消失并且还被囚禁的话)或者这是他们用来打气的歌,因为他们准备正式参战了。

前进,前进。朝着终点等待着的起点。On my my way. 所有人步调一致。On my my way 喊出“一二 ”就起跑。On my my way 开辟一条前无古人的路。快点出发,赶快启程。朝着那终点,等候期盼的起点。

他们朝着起点出发因为那里终点在等待。等待他们的终点可能是Halateez本人或者是Halateez使命的实现。

Ateez已经做好了身心的准备,战胜了他们内心的恶魔和自我质疑,并且成功胜任反抗力量的领导者们这一职位。他们是 Limitless(拥有无限可能)。

同时,如果他们当时确实回到了A宇宙,那这里是他们决定回到Z宇宙的时候。

将高耸墙壁,层层击破,oh oh。这必定是有些人,必将前往的地方。尽管这绝非易事。但我们喜欢这个理由。

他们要回到那个艰苦的环境了(Andrid守卫的地堡或者是Strictland,他们将不再是小孩,而是反抗的代表)。弘中在北美Break The Wall巡演时对“Break The Wall”做出这样的评价。“我们在人生中会面对许多看得见或无形的墙。它会让我们心神不定,或者成为生活的磨难。通过这次巡演我想告诉你们在墙的面前不必软弱。不管你的种族,性别,或者国籍。因为我们都是强者。所以我想后天我们可以独自或者团结起来击碎那堵墙,来到一个梦想中理想的世界。就像这次巡演的名字,我们会一直击碎我们面对的墙,所以我希望这次演出后你不必躲避那些墙而是拾起信心击碎它。“我不必多说了,就让弘中来个Mic Drop时刻。

Answer 是他们的庆祝歌。他们要么成功解救了Halateez然后用于可以一起“享用一顿大餐”,要么他们成功胜任Halateez的位置并且得到了内心的平静。但是视频最终一幕中刚刚聚餐的房间一片狼藉而Andriod守卫站在其中并不是什么好的预兆。有事情发生了。


The World系列

如今Ateez以Halateez的身份(星化在Guerrilla的mv里说黑色服装是“我们的Halateez服装”,可以支撑这一点)回到战场。他们与Left Eye和黑海盗一起合作。他们第一个任务是在 Sector 1 的广场表演并且散发印着”你本身就是有价值的。没有人能定义你,也没有人能控制你。活着是不完美的,不完美是一种美丽。读诗,画画,听音乐,跳舞,唱歌。那里有你自己的答案。” (黑海盗)的传单。

他们还用了Left Eye用在废墟中找到的废弃政府芯片所创造的仪器Breaker,可以用这个仪器破坏人耳朵后面的芯片并脱离芯片的控制。这些Breaker可以引导做出决定的人们来到一个Black Pirates用的黑色链接。这样人们只有在自愿的情况下被拯救,并且黑海盗可以免受滥用黑色链接者的伤害。

黑海盗在寻找Z,Strictland的领袖(我认为这是Scienceslavers的领袖Henry Jo。看一切都连起来了!->莫比乌斯环!!),的位置,但一直找不到。所以Ateez的下一个任务就是到处设立镜子并且摘掉遮住高楼窗户的布,因为政府曾禁掉一切反光平面以控制人们的情绪。

在Cromer的帮助下,Ateez和黑海盗在Strictland的各个区域来去自如试图唤醒居民们,但是政府也在拼命再次控制住市民或者把市民送去Android守卫的地堡。所以Ateez和黑海盗唯一能做的就是同时让更多人醒来。他们选择了声望学院为他们的第一个目标。

一个在Ateez演出中脱离控制链的小男孩找到了Ateez并告诉他们自己试图让哥哥醒来的经历,但是哥哥的反应很不一样。他很痛苦并且指责这个男孩。他害怕他和他的哥哥被发现并且被送到守卫岛(吕尚被抓时被囚禁的地方),所以请求Ateez帮他们。他们问这个男孩所上的学校,男孩说:“声望学院“。这很完美,因为他们正打算进攻那里。

Guerrilla中我们看到Ateez黑入了中央政府的系统来传播自由的信息。弘中和友荣伪装成中央政府的特工,吕尚则负责黑入系统。他们在街道和空中发传单,但他们的主要计划是将信息传递给声望学院的学生并解放他们。

他们的目标是制造一个Paradigm (范式)转移,一个基本理论上的改变,施加在声望学院的学生和Strictland的居民身上。他们想成为一个新的关于如何去生活和自由的榜样。这个联系是通过Paradigm封面上的棱镜/二向色方块建立的。

我们看到他们的计划成功了,在视频的结尾有一个学生跑到了黑海盗的基地。这可能代表了日记记录,或者是声望学院计划成功的象征。这也是下次回归我们会继续接上的地方。


关于友荣的小笔记

就如同吕尚在Fever和Treasure系列的不同的mv中有特殊故事,并且在后面有解释,友荣好像也有故事。他有莫名其妙在mv中有特殊的场景。特是唯一一个在HALA HALA结尾还站着的人,他是那个在Turbulance中起飞的人,并且在Eternal Sunshine的结尾,他和伞有一个在空中伸向对方的场景。在Déjà Vu和Gurrilla的舞蹈中也有友荣和伞的互动,或许这只是粉丝福利,但我们知道吕尚也有很有意义的舞蹈。友荣还是唯一(弘中之外)戴着面具潜入严格地到需要完全伪装的Strictland地点。在Paradigm里,他在结尾处有一只黑眼和一只蓝眼,并且有一个“NOT”的符号在他的脸上闪烁(我会在Paradigm那个帖子中做更详细的分析)。但是钟浩在Halazia中也有一只正常的眼睛和一只发光的眼睛,所以或许这和全体成员的联系更多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不知道这个的意思但我需要提到这件事,因为肯定有故事。荣是有故事的!!希望下次回归能提供更多的答案。


一些额外的未解答的问题

我将目击者/神秘人与星化联系了起来,但他们到底是谁呢?他们从哪里来?目的又是什么?失去引力这件事是我想的那样有象征性,还是更实质?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次得到日记???现在Xikers出道了,他们的故事线会和Ateez的故事线有某种多重宇宙的联系吗?这意味着我以防万一也需要研究他们的故事线吗?


32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